办事指南

上海购书的困境,道德与金融

点击量:   时间:2017-06-02 01:10:14

<p>我母亲很快就要去上海</p><p>几天前,她在撤回报价,中期判决之前,毫不犹豫地问我是否还有什么需要</p><p>她有正当理由</p><p>我最后一次去那里时,我设法将太平洋上的两个“必需品”手提箱拖回太平洋,这是多叶,易燃的品种</p><p>一百一十二磅,不算我随身携带</p><p>他们被航空公司严重罚款</p><p>在购买书籍方面,我遭遇了一种咄咄逼人的吝啬和躁狂症</p><p>在Barnes and Noble支付二十五美元的精装书,即使是那些我会亲吻的作家也会伤害我</p><p>乐高星球大战视觉词典百分之四十折</p><p>卖!当我在中国时,这种精神上的铸造会带来财务和道德上的危险</p><p>廉价而丰富的书籍随处可见:购买水果和蔬菜的市场无辜之旅变成了一个长达一小时的停留在一个流动小贩的摩托车展示柜</p><p>别担心不稳定的选择:中国经典与最新的丹·布朗惊悚片快乐地融为一体,无论是翻译还是原作</p><p>如果你能够容忍透明薄薄的页面和偶尔遗漏的单词,那么你可能正准备收集自己的小册子</p><p>那当然,如果你能忍受自己的良心</p><p>当我在上海的一个书亭时,我发现自己合理化的是,占绝大多数书籍贩子的农民工比出版商或者自我放纵的作家更需要钱</p><p>那么,如果我,理论上想要支持作家和出版商的读者,也可以节省80%的封面价格呢</p><p>我拖回家的最后一箱书还在康涅狄格州的母亲家里</p><p>他们被移除的问题(她既彬彬有礼又不那么礼貌地提出)是另一个道德困境</p><p>向Goodwill贩卖盗版商品,我在许多不眠之夜问自己:这个慈善机构,或者只是普通的盗窃行为,一旦被删除了吗</p><p> (“上海图书街供应商”,